教育部 “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

容安澜:美纳台入亚太战略是大错误

发表时间:2017-08-11

容安澜日前参加“中美研究中心”(ICAS)的中美关系研讨会,分析两岸关系及其美国扮演的角色时作此表示,正值特朗普政府内部纷纷扰扰,许多高层官员尚未到位,而美国国会正在推动提升美台关系,特朗普政府会否调整对台政策,引人关注。

在分析两岸关系的现状时,容安澜指出,美国在两岸关系中是一个角色,希望会是建设性地贡献于正面结果的角色。他说,美国与中国大陆和台湾有许多不同的利益,有些时候利益还不兼容,处理起来不容易,也并非总是处理得很好。以美国自己的“一个中国政策”玩弄游戏就是处理不好事情的显着例子。

他说:“幸运的是,我相信特朗普总统现在已经从这种倾向中移开,但关键的问题仍然存在,美国的‘一中政策’如何实施,值得认真考虑。” 

在答问部分,美国亚洲问题专家史文问:如何在让美台关系更密切,同时继续保持一中政策,如何既能提升台湾安全和两岸关系,又不使得形势变得更糟糕方面保持平衡?容安澜回答:如何实施美国的一中政策?我不觉得特朗普政府已经做了许多决定,也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决定,但有些特别的问题需要考虑,环境是在变化,但也有一些东西需要持续地关注。

一个是美台关系的“官方性”(officiality)问题,即美国政府不会与台湾有官方关系,这在语法上有许多解析方式,并不是说美台官员之间不能有任何关系,但那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是不同的。

另一个问题是台湾被纳入美国在区域的战略规划中,“我觉得那会是一个大错误。”容安澜指出,台湾在维持区域和平稳定中发挥重要作用,尤其是在台海,没有其它地方比在这里台湾起的作用更大了。如果台海形势不好,区域也就不会有和平稳定。不要误会,美国确实有强劲的、非正式的对于台湾福祉和安全的承诺。 

容安澜再度说起“川蔡通话”后,蔡政府先是欣喜,待发现变成国际媒体热炒的大事件后,就变得担忧起来,怕台湾因此成为美中对抗的“马前卒”。

即便台湾被拖入美国的战略规划中,他们不会觉得符合他们的利益。台湾一方面想与美日有更好关系,但另一方面也有敏感性,不想与美国可能的图谋密切地捆绑在一起。

在研讨会上分析两岸关系的现状时,容安澜指出,蔡英文是因为维持台海和平稳定现状的措施而当选,而不是因为重申或拒绝“九二共识”及其“一个中国”的核心概念而当选。尽管她拒绝拥抱之,她其实已经追求与之一致的政策。话虽如此,北京不是唯一担心蔡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一方,因为她一直是以一种很广泛且某种程度上令人担忧的方式来定义“中华民国”以及“中华民国宪政体系”。容安澜表示,尽管美方的判断渐趋正面,北京认为蔡处理两岸关系性质的态度是躲闪的且有问题,坚持要她接受两岸关系发展的“共同政治基础”。两岸困于此而僵持不下。容安澜指出,人们常说两岸关系中的变数是台湾政治,还应加上北京对于台湾政治发展的回应。那取决于大陆内部发展及其领导人对于最终取得令人满意的和平结果的信心。那会被定义为统一,虽然如何统一和怎样的“一个中国”尚未被定义。他觉得这是好事,因为长远说,他相信两岸唯一可接受的结果是基于什么是“一个中国”,“统一”意味着什么,甚至如何构思“主权”的新思维,但那需要很长的时间。 

当前台海两岸面临的问题是,如果没法直接打破目前的僵局,是否有任何方式至少能稳定住形势,也许部分甚至全部恢复到原来的状况。

容安澜不愿主张什么样的原来状况是理想的,但认为它是管用的,就像俗话说的,不应当让最好成为好的敌人。因此容安澜的主张是,先将蔡英文是否拥抱“九二咒语”放在一边,而聚焦于对北京真正重要的“台湾独立”。他认为,蔡的主要立场在于她不排除各种选项,但会寻求保存人民最终选择的权利。马英九虽然接受一个中国,但他的立场其实是一样的。他称,没有人、没有政党能凌驾台湾人民的想法来决定台湾的命运。不过容安澜建议,有些事情蔡英文可以做,比如她可以表示,台湾独立不在她的议程上,很清楚现在就是这样。也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民进党党纲中的“台独条款”?容安澜认为,目前在这个问题上采取动作的时机还没成熟,即便撇开台湾目前非常困难的政治形势不谈,在中共十九大这个关键的事情发生之前,人们不应期待会发生重要的事情。

容安澜指出,不管怎样,这不是一件人们可以理性地期待台北单方采取步骤以静待北京反应的事情。鉴于这个问题在台湾政治上的重要性,北京需要同意一套对等的行动,给予蔡英文采取步骤的正当性。他称,仅仅说蔡不拥抱“九二共识”而打破现状不会推进北京长远的目标,而只会加剧北京想决断条件而没有倾听台湾人民愿望的印象。台湾人民的尊严感,仍是任何成功处理两岸关系的一个关键元素。(摘自中评社)



容安澜:美纳台入亚太战略是大错误

    • 发表时间 2017-08-11
    • 作者 蒋晓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