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 “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

张铭清:闽南文化是两岸同胞共同的精神家园

发表时间:2018-01-19

张铭清.jpg

  两岸协创中心理事、两岸协创中心社会整合平台主任委员、厦门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张铭清日前在福州举行的中华文化发展论坛中表示,深植于台湾社会的中华文化旗帜,并非任何人、任何力量能够去除。“文化台独”企图削弱甚至切断中华文化在两岸的血脉相融,是刨根抽魂的无知狂妄行为,只会造成台湾社会精神缺失和错乱,严重损害台湾社会心灵和机体健康。 

  他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昌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他把文化提高到事关国家的兴旺、民族的强盛的高度来认识,提高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前提条件来认识,是非常值得我们认真领会和深思的。 

  张铭清认为,闽南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的一个支系,是生活在厦门、泉州、漳州地区的闽南人代代相传、不断发展创新的地域文化。闽南滨海的地理环境和外来文化的融入,多元文化的双向交汇的丰富性和特殊性拓展了闽南文化,使闽南文化具有不同于中原黄土文化、具有鲜明的海洋色彩和海洋精神。研究闽南文化对于我们建设海上丝绸之路和海峡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中华文化的一朵奇葩 

  张铭清说,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在福建设置闽中郡,开启了中原文化与闽南文化的交流融合。汉晋时期,大批中原人迁入闽南地区,推动了闽南文化的形成。晋唐时期,闽南地区人口剧增,经济迅速发展,管理日臻完善,闽南文化得以发展。闽南文化是农耕文化、海商文化基础上,吸纳了阿拉伯文化、南洋文化、西方文化等外来文化后孕育发展起来的。闽南文化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独特性格和丰富内涵,都体现在闽南人的性格特征,以及建筑、民俗、宗教、艺术、方言等方面。 

  他说,作为闽南文化的代表—泉州,宋元时期曾为“东方第一大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航点,曾与100多个国家通商贸易,成为东西方经济文化的聚集地、交汇点,被称为市井十洲人,涨海声中万国商。阿拉伯人和波斯人到泉州经商,带来了伊斯兰文化,丰富了闽南文化。明清时期,欧洲商人和传教士带来了西方文化,闽南文化进一步繁荣多元。朱熹称泉州“此地古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是因为这里有道教、佛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教、印度教、犹太教、摩尼教、拜物教、日本教等,世界几大宗教皆在此并存,被联合国授予“人类多元文化展示中心”。1991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考察“海上丝绸之路”,泉州是全世界四个城市之一。2013年,作为闽南文化的代表—泉州当之无愧地被评为“东亚文化之都”。 

  张铭清表示,闽南方言的独创性主要表现在语言词汇、语法诸方面自己的特点。法国语言大师马伯乐说过:“闽南话是世界上特别古老的语言,它不仅形成历史悠久,而且还保存了古汉语和上古汉语的许多特点。同时还保存了古汉语的词语。这些词语在普通话和汉语的其他方言中,有的没有,有的不用,有的少用,而在闽南话中却是基本词儿。故闽南方言被称为‘语言的活化石’,这在汉语诸方言中是非常突出的,也是区别汉语的重要标志之一。” 

  张铭清指出,今天,闽南话早已越过了省界、国界广为传播,在台湾岛、新加坡和海外华人华侨聚集地成为交流的“普通话”。据统计,全世界使用闽南话的国家和地区高达5千多万人,是国内使用闽南话人数的3倍多。闽南话甚至同化、取代了一些国家的当地方言而成为主流语言。 
  
  “台湾除了高山族外,都使用闽南话。这是从元代开始闽南人向台湾迁移的结果。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听到熟悉的乡音,使用乡音交流,亲切感油然而生。海峡两岸的交流是不是使用闽南话,交流的效果是很不一样的。所以,有关领导要求做对台工作的干部最好能讲、能听闽南话。”张铭清说。


  特色鲜明的闽南文化

  张铭清谈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为支撑的。当代世界,文化越来越成为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重大因素。文化是创造力、生命力、凝聚力的源泉。它能为国家、民族的发展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智力支持和思想保证,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基本依托。 

  亨廷顿在《文化的重要作用》一书中,谈到文化的地位时,引用了美国社会学家、政治学家莫伊尼汉的话:“保守地说,真理的中心在于,对一个社会成功起决定作用的是文化,而不是政治。开明地说,真理的中心在于,政治可以改变文化,使文化免于沉沦。” 

  人是文化的创造者、承载者和传播者。闽南人是闽南文化最忠实、最积极、最活跃的传播者。闽南文化上承中原文化、吴越文化,具有中华传统文化的传统性、连续性,又具有多元性、兼容性和开拓性。因为它吸纳了南洋文化、阿拉伯文化、西方文化等外来文化的因素,才使得闽南文化兴盛发达。 

  中国既是一个陆地大国,也是一个海洋大国,在海洋上有广泛的战略利益,历史上也曾经有过辉煌的海洋文明。福建是中国海洋文明最具代表性的区域,从“以海为田”的耕海牧渔到“以舟为车”的海洋贸易,大规模、持续性的海洋实践活动,铸就了福建海洋文明的鲜明底色。 
  
  人类早期文明受到地理环境很深的影响。黑格尔在《历史哲学》中,提出了“历史的地理基础”概念,他按照地理特征把世界分为三种类型,在不同地域生活的人有不同的文化精神:高原居民的性格是好客与掠夺;平原居民的性格是守旧、呆板与孤僻;海边居民的性格是勇敢、沉着与机智。 

  闽南海岸线长,海域广阔,港口资源丰富的地理环境造就了闽南文化的海洋特色。中国人在海洋文明中书写过空前绝后的一页,就是被称为“海盗”的闽南人颜思齐、郑芝龙、郑成功父子打造的海商帝国。郑芝龙的鼎盛时期,麾下曾有20多万军队,3000多艘船的船队奠定了他海洋霸主地位,成为西太平洋最大的海上力量,北起日本、南至菲律宾的台湾海峡完全是郑芝龙、郑成功父子的内海,他被官方誉为“海疆长城”,被史学家誉为“中华帝国伸向海洋的矫健臂膀,与大海隔绝太久的黄土上的中国人第一次夺取了海洋话语权,迎来了蓝色的希望。” 

  与农耕文化的资源土地的稳定性不同,海洋文化的资源海洋有着瞬息万变的不确定性,狂风暴雨、惊涛骇浪的恶劣环境造就了闽南人搏击风浪,勇立潮头的敢闯敢干、不畏风险、敢为人先、互助友爱、舍己救人、侠肝义胆“爱拼才会赢”的大无畏的拼搏精神。成千上万的闽南人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大海弄潮,劈波斩浪漂洋过海下南洋,用生命的代价,创造了事业的辉煌。他们中的杰出代表有被毛主席誉为“华侨旗帜 民族光辉”的陈嘉庚,有印尼的林绍良、菲律宾的陈永栽都是富可敌国,掌握驻在国经济命脉的人物。 

  文化的远距离传播,有頼于人的迁徙。闽南文化具有开放性,与闽南人多为中原汉族移民和海外侨民,以及海商文化有密切关系。闽南人移民台湾,广大华人华侨移居海外,形成了双向交流,闽南文化的丰富性是通过开放性实现的。 

  两岸同胞的文化基因、精神家园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讲清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基本走向,讲清楚中华文化的独特创造、价值理念、鲜明特色”。根据这一要求,结合当前台湾政局的变化和两岸关系发展的实际,讲清楚包括闽南文化在内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渊源、发展脉络,对强化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发挥中华文化这一维系两岸同胞的精神纽带的作用,两岸同胞共同继承和发扬中华文化传统,共筑中华文化的的精神家园,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张铭清表示,文化基因和精神家园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高度重视民族共同家园建设,体现对文化繁荣发展的自觉性和历史责任感,是一项国家软实力提升的重要战略任务。 

  “精神家园是一个民族的文化寄托和心灵归宿。它反映了一个民族经过一定的历史沉淀所传承下来的特有的传统、习惯、精神、心理、情感等。建设好民族共同点精神家园,对于增强民族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具有巨大的作用。”张铭清说,基因是具有遗传效应的DNA片段,文化基因和精神家园是一个民族安身立命的基础,身份归属的标志,生存发展的支撑,维系民族发展繁荣的精神力量。 

  马克思通过分析自然环境、生产力、生产方式的情况,揭示人类从古代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不同路径。他把人类古代社会比喻为三种“儿童”:古希腊社会是“正常的儿童”,古印度社会是“粗野的儿童”,古中国社会是“早熟的儿童”。他还把古希腊文明称为“人类文明的健康婴儿”。恩格斯在谈到文化传承时也说过近似的话:“在希腊哲学的多种多样的形式中,差不多可以发现以后的所有观点的胚胎、萌芽。” 他们说的“婴儿”、“胚胎”、“萌芽”是指古希腊文明蕴藏着人类文明发展最需要的丰厚基因。 

  张铭清指出,中华文化传统不仅仅是源自文化基因这个根,还像酿酒的酵母,能够在适宜的环境下生发出新的物种,变得活跃起来。中华文化经过几千年的不断发酵,才产生了越来越醇厚的优秀传统,而且它的文化优势一直保持到现在,使得我们的精神家园春意盎然。 

  他表示,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尽管有过多种政权的并存,有过不同民族居于统治地位,有过短时间的分裂,但是国家统一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中国始终保持着一个独立国家存在。中华民族之所以没有分裂,正是因为中华民族这一共同的精神家园。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的精神纽带。不仅如此,中华文化还以巨大的影响力,向周边国家辐射,在东亚形成了儒家文化圈,而且一直保持到现在,其中闽南文化的传播和辐射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华文化在台湾源远流长 
    
  “海峡两岸同胞同根同源、同文同宗,同心相系、同情相融,是血脉相连、砸断骨头连着筋的骨肉兄弟,都是共同的中华文化的传人和精神家园的守护者。” 
   
  张铭清把中华文化比作一棵大树,他认为台湾文化就是这颗大树的分支。“正因为台湾文化植根于中华文化这颗大树,在台湾才能根深叶茂,同时台湾文化在发展中又丰富了中华文化的内涵。” 

  他还说到,两岸同胞一家亲,植根于共同的血脉和精神,扎根于共同的历史文化。早在远古时期,源自大陆的旧石器文化、新石器文化就已经传播到了台湾。随着大陆先民向台湾迁徙和开发台湾,大陆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哲学思想、伦理道德、宗教信仰、宗族制度等全方位地在台湾生根壮大。由于大陆移居台湾的先民主要来自闽粤,所以台湾的方言主要是闽南话和客家话。据台湾人类学家的统计,台湾人口中98%是汉族,其中75%是闽南人,14%是客家人,8%是大陆其他省籍人。台湾的民间信仰、饮食习惯、节日习俗、婚丧嫁娶、祭祀祖先的礼仪都来自闽南文化。台湾社会的发展始终延续着中华文化的传统。 

  张铭清坦言,正因为文化是维系民族的精神纽带,所以侵略者和殖民者为了维持自己的殖民统治总是从文化入手,都是“欲灭其国,先灭其史”的套路。在日本在台湾进行殖民统治的50年间,曾经强力推行“皇民化”,企图湮灭中华文化,但是,台湾同胞始终保持着强烈的中华民族意识和牢固的中华文化情感。日本殖民者的倒行逆施遭到了广大台湾人民的强烈抵制而无法得逞。在日本侵占台湾的50年间,台湾社会的发展始终延续着以闽南文化为主体的中华文化的传统从未改变。 

  他说,抗战时期,辅仁大学教授陈垣先生在办刊经费不足的情况下,自费坚持办《辅仁学志》。他说:“从来敌人要消灭一个民族,必从消灭它的民族历史文化着手。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不被消灭,也是抗敌根本措施之一。” 

  历史学家连横以10年心血撰写的《台湾通史》写道:“夫史者,民族之精神。而人群之龟鉴也。代之盛衰、俗之文野、政之得失、物之盈虚,均于是乎在。故凡无法之国,未有不重其史者也。古人有言:‘国可灭,而史不可灭。’”“凡我多士,及我友朋,惟仁求孝,义勇奉公,以发扬种姓。”他以史的意识强化国家民族意识和认同,可见,中华文化在民族认同上举足轻重的巨大作用。 

  台湾作家吴浊流在《亚细亚孤儿》中塑造了一位具有中华文化熏陶的彭秀才,他为云梯书院写的一幅对联:“大树不沾新雨露,云梯仍守旧家风”,隐喻中华文化这棵大树根基深厚、枝繁叶茂,古老的、传统的中华文化这个“旧家风”,一尘不染“皇民化”,是根本不会去沾染日本文化的“新雨露”的。这幅对联是台湾同胞坚定地维护中华文化的决心形象写照。 

  叶荣钟在《台湾民族运动史.序》中,谈到在日本统治时期,“台湾同胞处在水深火热的环境之下,不但未尝一日忘怀祖国,且能以孤臣孽子之心情,苦心孤诣,维系固有文化之不坠。” 

  日本殖民者哀叹:“台湾改隶虽然已经过了40余年,但现在保持着以往风俗习惯信仰。这种汉民族的意识似乎不易摆脱,盖其故乡福建、广东两省与台湾仅一水之隔,且交通来往也极频繁。这些华南地方,台湾人的观念,平素视为父祖墓坟之地,思慕不已。” 
 

  中华文化在台湾根深叶茂 

  张铭清表示,中华民族在中国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五千年的悠久历史证明:中华民族相互融合,具有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中华民族形成了崇尚统一、维护统一的价值观念。虽然历经改朝换代、政权更迭,出现过地方割据,遭受过外敌入侵,特别是近代史上曾饱受外国列强的侵略瓜分,但统一始终是中国历史发展的主流。每一次分裂之后都复归统一,并且都赢来了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的快速发展。 

  他强调,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在中国人民的心中深深地根治了强烈的民族意识,就是中国必须统一。文化认同比政治认同更为持久。“和为贵”、“大一统”的思想,可以为中国统一提供思想资源。中华各族儿女共同创造的五千年灿烂文化,始终是维系全体中国人民的精神纽带,是实现中国和平统一的重要基础。正如国学大师钱穆说过的:“中华文化是中国走向统一的最大基础”。台湾政治老人陈立夫先生也有过“中华文化统一中国”的说法。 
    
  张铭清认为,文化的功效就是潜移默化,耳濡目染,在不知不觉中化入内心。所谓“去中国化”,就逻辑而言也是谬误、荒唐的。化者,彻头彻尾,彻里彻外之谓也。既然是“化”了,能够去得了吗?正如鲁迅先生讽刺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想离开地球的人”那样可笑。 
  
  他表示,无论从上层士人文化的儒家传统,还是下层的民俗文化的方言、宗教、信仰、习俗和民间工艺,台湾都是以中华文化为基础和规范构建起来的。 

  “文化就是生活。”张铭清说到,了解某种文化可以在走街串巷中得到答案。到过台湾的大陆同胞发现,中华文化在台湾得到很好的传承和保存,有人认为,在保留中华传统文化方面,台湾甚至比大陆做得更完整。学者们以推崇儒家文化为荣,不管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都可以感受到浓郁的中华文化氛围。传统的艺术形式,民风民俗、宗教信仰、中医中药、琴棋书画、特色小吃、穿衣打扮等等在台湾举目可见。正如台湾作家龙应台说:“在台北,当你真正深入下去就会发现,中华文化传统正在这里一脉相传:榕树下,大庙旁,你会看到拉着二胡唱戏的老者;学校里,课堂上,你会看到吟咏唐诗宋词的学子。”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我们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绝不容忍国家分裂的历史悲剧重演。一切分裂国家的活动都必将遭到全体中国人坚决反对。我们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我们绝不容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习近平总书记这段讲话表明:在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这一原则问题上,我们的态度始终如一,立场从未改变,意志坚如盘石。实现祖国统一,是中华民族根本利益所在,也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和神圣职责。确保国家完整不被分裂,维护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意志,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13亿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意志。 
 

  “台独”搞“文化台独”的倒行逆施不可能得逞 
    
  张铭清表示,台湾的“台独”分裂势力,为了达到他们分裂祖国的目的,也是从文化入手。 

  一个“台独”作家这样露骨地说出了“文化台独”的“台独”本质:“何以要从文化层面来主张‘台独’呢?简言之,因为这才是‘台独论’的根本,这样的‘台独论’才有效,这样的‘台独论’才能使台湾真正独立,亦即台独有意义。”他们与日本殖民者推行“皇民化”一样,鼓吹“台湾本土文化”,大搞“文化台独”。他们否认台湾文化是源自中华文化的的一部分,称台湾文化是糅合了荷兰文化、日本文化、原住民文化、汉文化、西洋文化的多元的海洋文化。将中华文化说成仅仅是台湾文化的影响因素之一。甚至污蔑中华文化是必须淘汰、彻底抛弃的有毒的文化。 

  很显然,他们搞“文化台独”的目的就是妄图切断台湾与大陆的文化脐带,以改变台湾同胞的文化认同,进而改变台湾同胞的民族认同。从他们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鼓吹“台湾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的谬论就可以洞察他们分裂祖国的图谋。 

  张铭清认为,“文化台独”从历史文化上“去中国化”,污蔑、丑化中华民族“残忍、落后”,“台湾人要幸福,必须离中国越远越好,必须脱离中国”。他们通过修改教科书,篡改历史,在学生中建立台湾本土的主体意识。在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时期,他们对从小学到高中的教科书中,挑出几千条“去中国化”的“不适用词”:把原来包括两岸范围的“全国、国内、我国、中共”改为“中国”,把大陆各省都加上“中国”;把“中国人”、“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统统删除; 把“台湾光复”改为“战后”;“国画”改为“中国画”,把“国语”改为“中国语”,把“国父孙中山”去掉“国父”等等,不一而举。 

  他说到,马英九执政后,把李登辉、陈水扁执政时期“去中国化”的“不适用词”,部分进行了修正、勘误,在局部进行了拨乱反正。增加了“两岸同属一中”表述和 “去皇民化”的内容。把“日本统治时期”改为“日本殖民统治时期”;“接受台湾”改为“光复台湾”等等,但对“海南岛是中国的第一大岛”,“李白是外国人”之类“去中国化”的内容还没有订正,被称为“课纲微调”。但是,仅仅是“课纲微调”,民进党当局也不能容忍,他们上台的第二天就迫不及待的撤废了“课纲微调”。 

  台湾同胞具有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在反抗外国侵略台湾的斗争中都建立了卓越的功勋。历史证明,不管台湾遭遇什么风雨,不管两岸关系历经什么沧桑,两岸同胞始终心心相印、守望相助,没有什么力量能把骨肉同胞割裂开来。这就生动地证明:中华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的精神纽带是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牢不可破的。 

  张铭清表示,深植于台湾社会的中华文化旗帜,并非任何人、任何力量能够去除。“文化台独”企图削弱甚至切断中华文化在两岸的血脉相融,是刨根抽魂的无知狂妄行为,只会造成台湾社会精神缺失和错乱,严重损害台湾社会心灵和机体健康。 

  台湾教授杨开煌认为,在台湾搞“文化台独”、“历史台独”,完全是枉然的,而且会产生强烈的中国化的反弹。因为台湾文化来自大陆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台独”分子搞“文化台独”不得人心。他们对把去大陆称为“出国”,把台湾称为“我国”这类“去中国化”的课纲毒害孩子忧心忡忡。他们说,这样去掉了中国的语言、文字、人名、地名、书籍、媒体、文学、历史、风俗、习惯等等,台湾还剩下什么呢? 

  台湾的有识之士认为,“文化台独”是台独势力搞的一个对台湾民众、尤其是青少年的‘洗脑工程”,是个根本不可能得逞的“假议题”、“伪议题”。 
  
  2016年11月,台湾竞争力论坛发布了一项民意调查。台湾民众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例由今年上半年的46.8%上升到52%。其中有86%的受访者认同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台湾民众对台独势力搞文化台独,企图把台湾中华文化连根拔起,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的倒行逆施是不认同的。(转自中评网)


张铭清:闽南文化是两岸同胞共同的精神家园

    • 发表时间 2018-01-19
    • 作者 林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