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 “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

中评深度专访:陈先才详析绿营生态

发表时间:2017-06-05

转眼间蔡英文、民进党当局已经上台一年时间,这一年里外界普遍关注的是急转直下的两岸关系、民怨沸腾的岛内政治以及民进党当局与美、日以及东南亚国家关系的新动向。实际上,这一年来的岛内政党格局与绿营内部政治生态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对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创中心社会平台执行长,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政治所副所长陈先才教授日前接受了中评社记者的专访。

陈先才向中评社分析了一年来绿营内部派系政治动态、主要人物关系、“时代力量”的角色与前景、“独派”声势变化等涉及绿营政治生态的诸多动向。他认为,尽管执政一年来民进党派系矛盾有所浮现,但蔡英文当前仍有较强的党内派系掌控能力。对于新崛起的政党“时代力量”,陈先才指出,由于“时代力量”继承了“台联党”的“急独”市场,看似新世代,实则旧思维,未来发展空间仍然有限。但随着民进党执政后,“大绿”与“小绿”之间的矛盾是政治现实使然,双方就政治资源展开争夺在情理之中。

陈先才表示,蔡英文执政以来,“台独”势力的声势更为嚣张,一方面因为“独派”对现有的政治利益安排不满,企图占有更多资源,另一方面则源于民进党长期与“独派”关系暧昧,难以和基本盘划清界限。因此,他认为,随着2018与2020选举的临近,为了巩固基本盘,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路线或趋于保守,未来一段时间调整“台独党纲”的可能性不大。

对于近一年来岛内蓝绿政治版图的消长,陈先才认为,虽然出现了蓝消绿长的趋势,但台湾政治生态仍然处于动态的变化之中,民进党自身在台湾政治总体格局中的状况,早已由历史最高点开始向下快速滑动。此外,他还分析了“郭台铭现象”的岛内社会背景与民意动向。

专访全文如下:

中评社记者:去年1•16选举之前,外界还在讨论民进党内是否存在所谓“英派”、“英系”的问题,根据您的观察,上任一年来,“英派”力量是否随着蔡英文的执政而成型巩固?执政一年来,民进党内的派系政治版图发生了哪些变化?

“英派”有战斗力但凝聚力不够 蔡仍有控制派系能力

陈先才:所谓“英派”,最早是指在蔡英文竞选期间围绕在她身边,积极帮助蔡英文辅选的一部分绿营政治人物,意指在政治上极力支持蔡英文去代表民进党角逐大位的政治精英群体。英派与民进党传统派系的运作还是有很大的区别。对于英派的称呼,蔡英文事实上一直是不置可否,既没有公开肯定,当然也没有表示反对。但随着蔡英文政治势力的增强,这些围绕在蔡身边的也公开称自己为“英派”。

但民进党重返执政后,随着台湾的政治经济等资源转移到绿营手中,“英派”的势力自然随之扩张。例如,“英派”成立了台湾世代教育基金会,它可以说是“英派”开展运作的智库和平台。目前“英派”的运作重点当然还是在立法机构,帮助蔡当局的一些法案能够在立法机构顺利过关。“英派”目前有一些战斗力,但凝聚力还是不够,毕竟“英派”的不少成员本身就是出身民进党传统派系,“英派”这种跨党派而形成的政治运作团体,短期内很难形成民进党传统派系的凝聚力。特别是随着蔡英文政治声望的不断下滑,施政满意度持续降低,当然也会折损“英派”的凝聚力与战斗力。

蔡英文执政一年以来,民进党内的派系政治版图确实出现了一些变化。例如,新潮流系和“正国会”的实力有所扩张,民进党的传统派系如谢系等实力有所下降。而在权力与资源的分配与争夺中,尽管派系之间的矛盾有所浮现,甚至有时还呈现白热化的状况,但蔡英文当前对民进党派系的掌握能力还是蛮强的。

但毕竟蔡英文目前掌握着台湾地区的政治权力与政治资源的分配大权,当然对民进党派系有一定的制衡力与限制。这也是尽管蔡过去一年来声望大幅下滑,但派系及民进党政治大佬还是不敢公开出面挑战蔡英文。也就是说,虽然当前民进党内部的派系可能对蔡的用人做法不满意,对蔡的一些政策推动不爽,但也不会也不敢公开与蔡叫板,缺乏这个实力。

绿基本盘对蔡焦虑上升 中生代崛起要看机遇和运气

中评社记者:舆论认为,这一年来蔡英文与陈菊、赖清德关系微妙,不断有围绕他们的人事安排传出,您怎么解读这些现象?您如何看待以郑文灿、林佳龙为代表的民进党中生代政治人物的前景?有分析认为,绿营内部对蔡不满的群体,很可能要求她只干一届,您认为这种可能性有多大?

陈先才:这些舆论,至少反应了一个基本的事实,就是蔡英文执政以来的表现确实不好,或者说出现了一些很大的状况,导致绿营内部不满的声音开始出现与酝酿。绿营内部之所以出现对蔡的情绪反弹,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绿营内部对蔡当局执政不力的焦虑情绪确实存在。民进党以极大的优势重返执政,而且是完全执政,本来以为可以为未来绿营的长期执政打一个很好的基础,但没有想到的是,蔡不到一年,就把民进党的声势给降下来了,这当然让绿营支持者特别是基本盘非常焦虑,担心如果蔡当局按目前的表现继续下去,有可能会对民进党未来的继续执政造成伤害。一旦有这些焦虑,自然就会萌生出一些其他想法,诸如换将之类的说法,目的当然是从绿营长期执政的角度来考量。

二是绿营内部和“独派”对蔡还有一个很大的不满就是蔡的用人,绿营对蔡大量使用一批“老蓝男”非常不爽。所以“独派”及民进党内部一些派系对诸如林全等人进行施压,其原因就在于此。

以目前绿营内部的氛围来看,郑文灿、林佳龙等人无疑是民进党中生代的代表性政治人物。他们作为桃园、台中等重要都市的地方诸侯,当然在民进党中生代政治人物中具有更强的竞争力。当然,他们未来能否成为后蔡英文时代的政治接班人,除了社会形象的自我形塑与养成,还要有政治机遇与运气的成份。

当前绿营内部确实有部分声音对蔡不满,甚至希望蔡只干一届的声音也有出现,这种可能性虽然无法排除,但还是机会不大。蔡是现任者,手中的资源不少,至少比竞争者拥有更多的资源来处理这件事。

大小绿矛盾在情理之中 “台独”让“时力”走不出第三条路

中评社记者:民进党重返执政以来,“大绿”与“小绿”的关系备受关注。您如何看待民进党执政后对“时代力量”态度是否有所变化?“时代力量”未来政党版图是否会扩大?

陈先才:民进党重返执政之前,“大绿”与“小绿”的互动可以说是还不错的,或者说是相互配合,相互拉抬。但民进党执政后,大绿与小绿的矛盾开始出现。这就是政治的现实使然。毕竟政治版图与资源相对有限,大小绿对政治资源的竞争必然会出现矛盾,也在情理之中。特别是“时代力量”希望走出第三条道路,其内心当然也不希望成为民进党的小弟与侧翼,这或许是双方爆发冲突的原因所在。

“时代力量”的未来版图能否扩张,关键还要其在2018年选举及2020年选举中的表现如何。虽然“时代力量”现在也卯住劲在拼明年的“九合一”选举,例如,在不少成立地方党部,拓展基层实力,但其后续发展还是要观察。毕竟“时代力量”这个政党目前的政治定位还不是台湾的第三势力,虽然“时代力量”的一些主张有左派思想,也试图树立专业等形象,但“时代力量”的社会形象还是“急独”势力的代表,仍然是牢牢掌握台湾统“独”市场代表最“独”的那部分,其市场范围还是非常狭小,未来拓展的空间非常有限。

也就是说,当“时代力量”取代“台联党”的位置之后,即便在短期内它有一些年轻人的选票,但其政党的格局还是不够,未来空间当然会受到限制。由于无法整合台湾的第三势力,只能在“独派”的市场中求表现,这样就很难超越蓝绿两大党。

大型选举又将临近 为保基本盘两岸路线或趋保守

中评社记者:形形色色的“台独”躁动是这一年岛内政治的明显特征,您如何看待执政后民进党内主要政治力量对“急独”势力的态度?一些绿营人士总是声称,深绿是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障碍,也有专家认为蔡英文有可能会被深绿绑架,您怎么看这些观点?未来民进党“台独党纲”调整的可能性还会有吗?

陈先才:绿营重返执政后,“台独”势力确实非常躁动,可以说是声势更为嚣张。但还是要看到,“独派”特别是“急独”势力的嚣张,其背后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独派”本身想抢占更多的执政资源。毕竟长期以来,“独派”在民进党内部占据着约为三分之一的空间,而蔡上台后,大量使用“老蓝男”,特别是在一些重要而关键的位置都是一些与传统民进党渊源不深的人来主导,“独派”认为这些“老蓝男”抢占了他们的利益。当然让他们格外不爽。

二是民进党本身与“独派”势力存在暖昧关系。毕竟“独派”势力是民进党重要的基本盘,民进党又是一个以选举起家,以选举为最大考量的政党,当然民进党不敢也不会与基本盘进行真正的切割和划清界线。

“台独党纲”当然是民进党长期以来无法处理两岸关系的最重要包袱。在目前情势下,民进党自身不敢与“台独”势力切割,不愿意放弃分离主义政治意识形态,加上2018年2020年两场重要选举很快就要来临,民进党在选举时期更不敢触动这些议题,反而为了凝聚基本盘,有可能其两岸路线更趋保守。因此,未来一段时间,民进党“台独党纲”调整的可能性不是太大。

民进党声望正快速下滑 “郭台铭现象”反映民意求新求变

中评社记者:经过2016大选,外界普遍认为岛内政治总体格局“蓝消绿长”的趋势几成定局,根据一年来的观察,您是否还赞同这一解读?从两年前的“柯文哲现象”到最近逐渐出现的“郭台铭现象”,这背后反映了岛内政治社会生态的何种变化?您如何评估“郭台铭现象”的后续政治效应?

陈先才:从台湾最近几年的两场重要选举来看,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蓝消绿长的态势。但问题是,台湾政治生态也不是固定的,单向的,仍然是动态的变化。民进党目前在台湾社会的执政优势也不可能长期保有,特别是当前蔡英文上台后,由于施政出现很多的问题与状况,台湾社会的民怨很大,这些都对民进党的未来选举造成一定的伤害,对民进党的政治优势当然极为不利。也就是说,民进党自身在台湾政治总体格局中的状况,早已由历史最高点开始向下滑动。而且下滑速度很快。

此外,除了民进党自身出现了一些不利的状况外,还要观察反对党国民党的发展。虽然目前国民党的状况似乎不好,但政治风水向来都是流转得很快,只要民进党执政做得不好,经济没有起色,当然对民进党的选举及执政都极为不利,台湾政治形势的变化自然不可避免。

从“柯文哲现象”到“郭台铭现象”,台湾社会确实出现了一些声音,就是要求突破传统政治势力的束缚,为台湾长达二十多年的沉闷寻找出新的出路。而柯与郭的政治素人之形象,无疑成为吸引台湾社会部分民意的一个指标。本来“时代力量”可以在这个过程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但由于“时代力量”高举“台独”大旗,看似新世代,实则老思维,自然又被限缩到台湾传统的统“独”政治板块结构之中,当然注定无法为台湾再起扮演正能量的角色。(摘自中评社)



中评深度专访:陈先才详析绿营生态

    • 发表时间 2017-06-05
    • 作者 蒋晓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