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 “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

张文生:台湾“公民投票”沦为政治闹剧?

发表时间:2018-05-31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副院长张文生日前在由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联合主办的“台湾政局走向与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上分析了台湾“公民投票”问题。

民进党上台 降低公投门槛为首要任务

张文生表示,台湾自从2003年制订《公民投票法》以来,已经举办过多次全台性质和各县市区域性质的公民投票。由于全台性质的公投门槛超过绿营所能操纵的门槛,绿营人士以“鸟笼公投”批评2003年通过的《公投法》。

民进党再次上台当政后,张文生说,把降低公投门槛作为首要任务,2017年12月12日台湾当局立法机构三读通过了公投法修改条文,2018年1月3日公布后,1月5日生效。修订后的公投法全面降低公投门槛,提案门槛下降为1879人、联署门下降为28万1745人,投票率门槛为25%,投票结果有效同意票多于不同意票即为通过。由于门槛全面放低,台湾社会掀起了提案公投热潮,社会各界先后向“中选会”提出了20几项公投案。

张文生提到,根据台湾当局“中选会”的公告,目前已经通过了在年底“九合一”选举中同时举办11项“公投案”。其中2月27日通过了5项公投提案:黄国昌所提废止2018年1月10日三读通过劳动基准法相关修正条文;储宁玮所提删除劳动基准法第34条第2项但书与第3项规定;陈素香所提废止2018年1月31日公布之增订劳动基准法第32条之1等修正条文;范云所提废止2018年1月31日公布之劳动基准法修正条文,回复原有规范;及谢毅弘所提制订“国定假日法”等5案。3月23日通过了2项公投提案:黄国昌所提“制订最低工资法”及纪政所提“以‘台湾’(Taiwan)为全名申请参加国际运动赛事”等2项公投案。

张文生说,4月17日通过了4项公投提案:马英九所提“您是否同意:针对总统、立委、监委等高阶公职人员以及司法与行政首长,意图直接或间接为自己或他人所涉司法案件获得有利或不利之裁判或处分,而对司法人员施以胁迫、恐吓、关说或其他非法之行为者,科以刑罚?”曾献莹所提“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规定以外之其他形式来保障同性别二人经营永久共同生活的权益?”游信义所提“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规定应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结合?”曾献莹所提“你是否同意在国民教育阶段内(国中及小学),教育部及各级学校不应对学生实施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细则所定之同志教育?”

张文生表示,由于台湾当局“中选会”有10几项公投案仍处在审议过程中,不排除还会通过更多项公投案,年底9项选举加10几项公投,必然使得选民眼花缭乱、不知所措,也使得年底选举变得更加复杂混乱。

表面上看,张文生认为,公民投票是直接民主的体现,是间接民主的补充,但是在台湾社会,公民投票已经沦为政治人物玩弄权谋的政治工具。台湾某些政党和政治人物,利用公民投票,掀起民粹主义的政治动员,挑起两岸纷争,打击政治异己,侵害少数人权,漠视公投效力,可以说,在台湾社会“公民投票”已经沦为贻笑天下的政治闹剧。

台湾政治人物漠视公投法律效力

张文生认为,台湾政治人物漠视公投法律效力。

他表示,在西方民主理论中,公投是民意的直接表达,是公意的体现,具有一定的神圣色彩。但是在台湾社会,政治人物并不关心公投的结果,他们只关注公投的过程;他们并不关注公投议题,只关注公投带来的附加值。

张文生举例说,2004年陈水扁推动“公投绑大选”,提出“购置反飞弹装置”公投,结果被否决,但台湾当局反导系统照买不误,公投结果仅作参考。2008年民进党又推出“追讨不当党产”公投,同样被否决,但是民进党再次上台后,蔡英文当局早把当年的公投结果忘得一干二净,照样立法追讨国民党的党产。今年底,台湾将举办“以台湾为名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公投,谁都清楚,台湾地区派出的代表团不可能“以台湾为名”,只能以“中华台北”为名,无论公投结果如何,以何种名称出席奥运会都不是台湾方面说了算。

张文生认为,台湾举办的许多公投是毫无效力的公投,台湾政治人物却乐此不疲,正是说明了台湾政治人物把公投当玩物,漠视公投法律效力的心态。

张文生提到,台湾政党和政治人物利用“公投”进行民粹主义政治动员。

他分析说,台湾政党和政治人物热衷于在选举期间大推形形色色的各类公投案,目的不在于公投本身,而在于利用公投进行选举的民粹主义政治动员。因此,屡屡出现“公投绑大选”的情况,选前信誓旦旦,宣称“宁愿不当选,也要让公投过关”,当选后绝口不提“公投案”,把选前承诺扔到了九霄云外。

张文生认为,陈水扁是“公投绑大选”的始作甬者,黄国昌继承了陈水扁的衣钵,在今年底提案2项公投,甚至鼓吹“制订最低公资法”以讨好选民,捞取选票。说实在话,有这帮“台独”分子在台湾社会翻云覆雨,台湾经济好不起来,制订再多的“最低公资法”都是废纸一堆。

利用公投挑衅两岸关系

张文生认为,绿营政治势力利用公投挑衅两岸关系。

他表示,某些深绿政治人物之所以热衷于公投立法,非要降低公投门槛不可,其目的非常明确,那就是台湾社会的公民投票议题可以设计成与统独相关。通过公民投票,“台独”政治势力宣扬了“台独理念”,把“台独”责任推给了台湾民众,把台湾民众架上了“台独”战车。通过公民投票,“台独”政治势力挑衅了两岸关系,不断迫近“台独”红线。

张文生说,2008年陈水扁当局推动的“入联公投”,今年底,纪政领衔提出的“以台湾为名参加东京奥运会”公投,都是明显不可能实现,但是把矛头对针中国大陆的挑衅性公投。纪政本是一个体育运动员,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台独”政治运动员,目的无非是想借两岸议题,在台湾社会捞取政治资本,得到某些政经利益。

“公投”成为打击政治异己

张文生表示,“公投”成为打击政治异己、侵害少数人权的工具。

他分析说,“公民投票”并非绝对完美,在某些政治势力的操作下,可能成为多数暴力的源头,多数人通过“公民投票”取得所谓正当性而压迫少数人,打击异己。如上世纪30年代,德国纳粹正是利用了“公民投票”取得正当性,从而压迫犹太人,打击政治反对派。

张文生说,今年底,台湾当局“中选会”已经通过了3项与“反同”相关的公投案。“同性恋”问题,与少数人的人权相关,本不应当采取“公投”方式解决,而是应当通过合理的安排来解决相关争议。把“反同”议题列为公投案,必然造成多数霸凌少数的局面,公投沦为侵害少数人权的政治工具。

张文生认为,台湾现行的“公投法”违背了民主的基本原则。

他表示,民主是多数人的意志的体现,但是台湾的公投设计却有可能造成少数人决定台湾前途命运的结果。依据台湾当局修订的公投法第29条的规定:“公民投票案投票结果,有效同意票数多于不同意票,且有效同意票达投票权人总额四分之一以上者,即为通过。”该条款表明,只要获得25%的支持率即可通过一样公投案,意味着25%的选民可以决定台湾社会的重大事项,可以决定悠关台湾前途、命运的重要政策。

张文生认为,这样的公投设计也可能会导致相互对立、相互矛盾的公投结果同时成立,造成台湾社会无所适从的茫然的结局。如依据修订后的公投法,2008年举办的“入联案”与“返联案”同时成立。如果今年“挺同”一方也提案公投,同样有可能与“反同”案同时成立,届时面对相互矛盾的公投结果,台湾不仅没有解决争议,相反,可能造成争议更加激烈,社会对立也更加严重。(文章部分摘自中评网)



张文生:台湾“公民投票”沦为政治闹剧?

    • 发表时间 2018-05-31
    • 作者 林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