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 “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

台湾政党再轮替对两岸关系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7-01-04

第二十五届海峡两岸关系学术研讨会 2016年7月25-29日成都 台湾政党再轮替对两岸关系的影响 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兼院长 刘国深 尽管两岸有许多人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立场、观点和方法都早已如数家珍,但在具体分析两岸关系中遇到的现实问题时,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出发,有多少人真的能够超越个人情感喜好和对事物表象的认知,对我们所面对的两岸问题进行历史的、发展的、全面的、辩证的分析和思考?台湾内部政治现象和我们面对的两岸关系是如此的复杂多元,个人总感觉我们这些“身陷此山”的专业研究人员要真正做到“理性、客观、科学、中立”实际上是极其困难的。 由于知识的不足与观察视角的局限性,本人难免仍然带着某些特定的情感和价值偏好,只能希望对当前两岸关系发展面临的新形势和新问题进行趋近“纯学理”的研究探讨。2016年5月20日,民进党在台湾重新取得执政权地位,这一新变局对两岸关系来说,尤其是对中国大陆来说当然又是一次重大挑战。最近悲观的声音又多了起来,这也是正常的。但是,基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视角,本人认为民进党重新上台应该也不失为一个新的机遇,关键在于我们要如何面对?如何把握机遇?以及能否化挑战为机遇? 一、民进党与大陆之间的核心政治障碍 长期以来,民进党与中国大陆之间不仅缺乏政治互信,甚至予人毫无政治交集的感觉。民进党内有些人不仅否定自己“中国人”的身份,甚至连自己的华人属性也不愿承认。每每遇到这样的场面,更多的大陆民众就进一步强化了“放弃与民进党人接触对话”的意志。其实,民进党与中共之间并没有多少直接交往的经验,也没有直接的选票冲突,为什么国共关系都已实现和解,而共民关系确仍然显得如此困难重重呢? 作为近百年中国内战的两造双方,中共与国民党在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主张方面存在着深刻的分歧,有些较年长的中共党员与中国国民党员之间还有着直接的“血海深仇”。但是,今天国共之间已整体上走出了恩怨情仇,双方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已经搁置政治争议,展开政党良性互动。国共和解的结果,不仅为两岸人民赢得了8年的两岸关系和平稳定与发展的黄金时期,而且实现了两岸公权力部门最高领导人的颠峰会面。正是因为国共和解和政治互信的增长,两岸经济合作、文化交流、社会融合以及公权力合作突飞猛进,两岸民众成为和平发展实实在在的受益者。即使没有得到直接的利益,但两岸和平稳定的局面是谁也不能否定的,双方公权力部门节省了大量的政治、经济和军事资源,两岸民众的自由活动空间得到了明显的扩张。 反观民进党与中共之间,更准确地说是民进党与绝大多数中国大陆人民之间,虽然没有直接的恩怨情仇,却始终找不到和解共生之道,从形式上看,双方至今没有找到政治交集。在台湾内外的压力之下,台湾当局新领导人的“5?20演说”重申了“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两岸关系暂时避免了立即摊牌的厄运,避免了政治军事上的全面对抗,但两岸政治互信已陷入“迷航”状态,两岸公权力部门和两岸两会之间的互动已然“停摆”。由于民进党方面拒不接受“九二共识”,从“量变”上观察,“5?20”以来的两岸关系已呈现“断崖式”滑坡,共民政治不互信的负面影响已经出现。我们担心的是,由于民进党内“台独”和“去中国化”言行的惯性,两岸公权力部门间的政治猜忌已在重新累积,两岸社会舆情的对立也在增长,两岸关系的“火险等级”正在上升,当前极其脆弱的两岸政治平衡局面,很可能因为一件微小事件的叠加而在一夕之间垮塌。 民进党是“天然独”的集合体吗?尽管最近台湾舆论界反对出现“日本殖民阴谋说”:“台独基本教义派”当中有不少人其实是“潜伏”下来的日本人(台湾网络文章,杨振明:《混在台湾岛内的日本人》),这股势力甚至超过200万人之多。但这样的说法至今为止并没有太多有力的证据支撑,我们也不能完全将个人出身与政治立场划等号。进一步说,那些将民进党支持者与“台独人士”划等号的指控也可能是过于简化的观点,因为我们都相信台湾绝大多数人是汉族移民后代,当年的多次“民调”显示,台湾曾经绝大多数人公开表示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因此,本人更倾向于民进党的“台独”色彩是一种十足的“加工独”,是在特殊时空环境下被塑造出来的政治产品。同样的,今天的民进党人对中国大陆的负面印象,基本上是国共内战时空背景下相互丑化的政治加工品。时至今日,台湾媒体对中国共产党的报道仍以负面为主,除了少数有机会全面了解中国大陆现状的群体,大部分的台湾民众——不论是国民党的支持者还是民进党的支持者,他们所受的政治社会化内容大体上是一样的,许多台湾人对大陆的敌意可想而知。基于对战后40年台湾政治的研究结论,本人认为民进党人与国民党人的差别更多的是“大中国”与“大一统”话语体系在台湾内部政争的工具性选择差异:国民党在台湾统治合法性、道德性和正当性长期依赖“大中国”与“大一统”;恰恰相反,对于民进党来说“大中国”与“大一统”正是他们为夺取政权所要破解的“政治魔咒”。 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并没有要刻意与台湾某一特定政党对抗的理由,大陆方面的原则立场是十分清晰的。尽管有着政权之争的矛盾关系,但国民党承认两岸之间有着法理上和政治上的领土、人民关系,因此,国共双方存在着“两岸同属一个国家”的共同政治基础。而民进党至今不愿承认、至少是不愿公开面对两岸之间存在着“同属一国”的政治联结,这种情况与国共关系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民进党人要么主张“台湾已经独立”,本来就与中国大陆没有领土、人民的关系,要么倡言台湾从“中国”独立出来,成为一个“新而独立的国家”,共民双方缺乏最基本的共同政治基础。因此,虽然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的政权之争尚未完结,但在法理上同属一个国家的共同认知下,双方可以并且已经求同存异了。中国大陆与民进党之间则不然,双方不仅仅是政权之争的问题,双方首先要处理的是更加深刻的国土与人民关系问题。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共民关系现状已超出一国内部的政权之争问题,而是中国作为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问题。 现在的民进党内也已很少有人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角度为“台独”主张辩护。“台独”主张已经越来越成为民进党的“神主牌”,“台独”主张在民进党内已越来越成为一种不容讨论的“政治正确”。10多年前,民进党内的重要成员还一再强调“台湾独立”的主张只是民进党内一部分人的观点,或者说“台独”只是工具性的政治主张,他们一再宣称不能简单地把民进党说成是“台独党”,但现在民进党内这种声音已经“静默”了,说这些话的人现在还在民进党内,但他们已不再出声。笔者承认民进党内不同派系和不同的政治人物之间,至今在主张“台独”的动机、出发点、强度上还是有所不同,甚至对“台独”的内涵理解也有所不同,但由于民进党内大多数人在大多数的场合公开主张“台湾独立”已成为事实,民进党就是“台独党”的认知几乎已成为两岸社会舆论共识。随着民进党“台独党”形象的固化,大陆方面越来越不愿与民进党建立党际政治关系的政策立场也就顺理成章了。对于中国大陆来说,维护国家统一与追求“法理台独”不可能有任何政治交集。这就是共民之间难以开启对话之间的核心政治障碍。 二、台湾政党再轮替对两岸关系的挑战 多年来,民进党曾经高分贝主张分裂中国国土和人民关系,8年后这个政党在台湾重新取得执政地位,对于大陆方面来说当然又是一场深刻的挑战。我认为,这场新的挑战其实不仅只来自于民进党政权,也间接地来自美国、来自日本,来自于民进党的竞争对手中国国民党,甚至也来自中国大陆内部的民意压力。 首先,民进党在野期间不仅旗帜鲜明地主张“台湾独立”,而且一直在言论和行动上杯葛国民党当局与中国大陆的交流合作,民进党甚至在文化上支持推动“去中国化”活动。如今民进党再度在台执政,人们普遍关注民进党当局在多大程度上将他们的政治口号和主张落实到现实的政策措施当中。人们已经注意到,民进党新当局教育部门负责人上台第一件事,就是宣布废止“微调课纲”,此外,民进党新当局还公开挑战国民党执政时作出的“冲之鸟是礁不是岛”( http://www.CRNTT.com 2016-05-23 15:38:27,台湾新领导人出访巴拿马时署名“President of Taiwan(ROC)”等,都引起两岸各界更多的疑虑,等等,这些行动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或多或少都累积只对民进党政权的不信任乃至敌意。或许民进党人感受不到,或许他们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这些已千真万确地让大陆民众对民进党的反感度进一步上升,两岸关系已经出现新的不稳定的态势。因此,说大陆方面从台湾新政权一上台就受到新的政治挑战并不为过。 其次,作为美国所谓“西太平洋岛链”重要一环的台湾,历来是美国防堵中华人民共和国力量进入西太平洋的重要一环。在美国启动所谓“重返亚洲”战略当口,在中美磨擦加剧的时刻,一个对中国大陆很不友好的台湾政权的出现,多少可以降低美国“围堵中国”的成本。尽管不是所有美国人都这么想,但至少美国某些势力会这么看,中国大陆也有不少人有这样的疑虑。但是,让大陆更加忧心的可能还不是美国,而是对台湾有着特殊历史情结的日本因素。近年来中日关系已颇为紧张,一个似乎更“亲日”的台湾政权的出现,无疑让部分日本政客和有心人士喜出望外,对中国大陆来说却是极为郁闷的事情。日本某些势力长期与台湾“独派”势力相互勾联,民进党内有些政客更是大剌剌地表现出“讨好”日本的作派,这些动作比美国因素更能直接挑战中国大陆在台湾问题上敏感的政治神经。 第三,民进党重新上台对中国大陆的挑战还来自中国国民党的压力。国民党人正在观察着大陆方面如何处理与民进党新政权的关系,从政党政治的角度来看,国民党的担心有他们的合理性,因此,大陆方面也不得不考虑国民党朋友们的感受。如果公开主张“台独”的民进党上台执政,大陆对台政策却一如既往不作调整,国民党人自然会觉得大陆方面是“不讲原则地放水”,国民党人的挫折感不难理解。早在2000年民进党第一次上台执政时,就有国民党高级干部抱怨大陆学者专家与民进党人的接触,并以威胁的口吻警告说:“如果你们与主张分裂国土的民进党往来,国民党只好与民进党进行台独比赛”。也许这样的“威胁”有点夸张,但长期以来,国共双方开展各领域的交流合作,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大陆方面在与民进党交往时,不可能不在意国民党人的感受。 最后,对于中国大陆来说,更大的挑战可能来自中国大陆内部民意的压力,透过各种媒体的影响,大陆各界对“台独”政党在台湾重新执政的忧虑一直在滋长。对于中国大陆民众来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背景下大陆对台释出的善意一波接一波,其中不少是片面的“让利”,不能不说有些台湾企业因此得到了好处。但是,媒体报道的情况却是,台湾内部“认同自己是中国人的比率一直下降”、“支持台独的比率明显上升”,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几乎成为“和平分裂的代名词”。最直接的冲击就是国民党在2014年底 “九合一选举”中的大败和2016年1月台湾领导人及“立委”选举的惨败。这样的结果看在大陆一般民众眼里就是“对台政策”的失败,网上要求检讨对台政策的言论此起彼伏。对于专业的研究人员来说,或许事情并不是媒体所渲染的那样简单,实际上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成果显著。但又有多少人会听信专家的意见呢?不久前中国大陆《环球时报》公布所谓对“武力统一”态度的民意调查结果,再次显示大陆民众的某种情绪,“武统”情绪高涨对大陆方面来说同样是一股强大的政治压力。 近年来,大陆民众对台湾问题的忧患意识明显上升,主要原因就是台湾方面一再公布所谓“台湾人认同与中国人认同”的民意调查结果,从表面上看,这些看似“科学”的民意调查“证实”了和平统一已越来越不可能。如今,“台湾问题夜长梦多,晚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的断言已不仅是网上“愤青”的言论,而且是出自知名教授口中。近日张笑天在湖州召开的大陆全国台湾研究会学术研讨会上发表的论文:《为什么我们即将在理论上失去台湾?》(http://www.CRNTT.com 2016-06-18 00:23:03),之所以会引起关注,反映出的也是大陆学界出现了某种反思目前对台政策的气氛。对于关心台湾问题的大陆民众来说,民进党人长期推动的“去中国化”工作已在台湾形成某种政治亚文化气候,台湾人自外于“中国”已成为某种“政治时髦”,台湾人面对大陆和大陆人时,言必称“中国”、“中国人”的越来越普遍,民进党人的“去中国化”政策已开始触碰大陆人容忍的底线。许多大陆人私下表示,每次听到某些台湾人以“你们中国”相称时,心中顿时升腾起莫名的愤怒,只是出于礼节不便立即表露出自己的情绪。遗憾的是,绝大多数的民进党人对此可能还体会不到,这也是一种缺乏同理心的必然反映,当然其中也有不少“故意”的成分。对于大多数大陆民众来说,民进党的再度上台执政,挑战才刚刚开始。 三、民进党再度执政的潜在机遇 上述关于民进党再度执政对两岸关系可能带来的挑战的分析,是基于民进党延续在野时期政治立场和主张的线性推论,两岸关系完全有可能朝对抗的方向发展,无论多么悲观的估计都有所本。当然,世界上万事万物无时不刻不在发展和变化之中,我们对重新取得在台执政权的民进党的分析,也应该从历史的、发展的、全面的、辩证的眼光,去做其它可能性的分析和推理。对于两岸关系当事的另一方,民进党当局也必须面对政权轮替后的“改弦更张”可能造成政治不稳定的挑战。我们暂且不论民进党新当局会面临来自台湾内部反对党的挑战和来自国际社会的挑战,面对中国大陆的挑战,民进党人也清楚地知道,台湾新政权如果不承认与中国大陆之间有“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台湾即将受的挑战可能是全面的,中国大陆完全可能从政治关系、经济关系、社会关系、文化关系,甚至军事安全关系等领域入手,调整对台政策,民进党政权将因为两岸之间缺乏“九二共识”的政治基础,而受到中国大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挑战。 从民进党成立30年的历史来看,民进党分裂中国的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台独党”形象是鲜明的,对于这样的立场,大陆方面绝无接受的可能。民进党不改弦更张的话,两岸对抗与冲突不可避免。由于民进党鲜明的“台独”立场,民进党与中国大陆之间甚至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进行政治上的转寰折冲。因此,民进党内多数人也清楚,中国大陆不可能在没有“九二共识”的情况下维持过去8年的对台政策,两岸关系短期之内受到冲击难以避免。 但我们也不能坐视这种局面持续下去,我认为双方之间理论上仍有改善关系的可为空间。尽管我们不能期待改变会发生在短期之内,但长期来说民进党政党路线调整的“发夹弯”现象却是有可能的、或者说已经发生了。从理论上说,“台湾意识”是特定历史环境下的产物,随着内外环境的改变,民进党人对“台独”内涵的理解也有可能发生变化。从蔡英文的“5?20演说”来看,明显是与民进党传统的政治话语有所区别的,我们不能不正面肯定蔡英文女士的两岸政策宣示还是有进步的,尽管这种进步与中国大陆的期待还有较大落差。我们不能用僵化的、静止的眼光来看待民进党的两岸政策调整,我们要看到民进党新当局与民进党传统立场是有所不同的。 由于台湾政权与大陆方面已不是同一个数量级别的政权之间,这种严重不对称的竞争结构下,台湾的选择是相当有限的。民进党人也不能闭起眼睛说他们想干什么就可干什么,民进党当局不仅要考虑大陆方面的反应,还要考虑美国人和日本人等国际社会的态度。虽然这些国家战术上会利用台湾政权轮替的有利条件,但毕竟这些国家不可能为了“台湾独立”牺牲他们自己的国家利益。民进党人也清楚,台湾只是这些国家手中的一张牌而已,这些国家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利益联结远超过与台湾的利益联结。更加直接的政治现实是,民进党当局首先必须遵守他们宣示效忠的“中华民国宪法”,台湾内部的政治规则和法律规定已经对民进党当局产生着足够大的拘束力。所以,除了言语上的挑衅和战术层面的扰乱外,民进党政权并不能真正对大陆构成颠覆性的挑战。 经过16年来三次的政党轮替,中国大陆对台湾政党政治发展的参透力已明显提高,目前的中国大陆无论是硬实力还是软实力都突飞猛进发展,“法理台独”已变得更加不可行,如果进行无谓的政治冲撞,民进党当局只能让台湾付出无法挽回的代价,最终受害的还是台湾民众。对于民进党来说,四年后能否保住执政权才是核心利益,如果不能维持台湾的经济发展、政治稳定、社会安宁,台湾选民很可能会用选票让民进党成为第一个无法连续执政8年的政党。因此,民进党内部存在着强大的内生动力,必须处理好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这也就是两岸关系存在新机遇的最大依据。 与第一次上台执政相比较,现在的民进党当局在台湾内部的自信心和定力已有较大程度的增长,民进党在台湾已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全面执政,民进党人如果愿意调整两岸政治立场的话,此时他们是有能力适度调整并获得成功的。一年来,民进党从在野党到执政党的角色转换本身就是一个新的机遇。在这次领导人选举竞选过程中,蔡英文已流露出希望站在更高的高度上处理两岸政策的意愿,她在《蔡英文-从谈判桌到总统府》一书的序言中说:“台湾正走到一个历史的关键转捩点,民主政治必须进一步改革和深化,以理性和包容化解激情对立;两岸关系也必须走出国共关系的框架,以广泛的民意为基础,建立可长可久的互动架构;经济及社会发展更是到了必须全面翻转的时候,要下定决心,用耐心和毅力,打造出全新的发展模式”。(张瀞文, 《蔡英文-从谈判桌到总统府》,城邦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商业周刊,2015年11月初版,页5)基于这样的视野和高度,我们很难理解她会选择继续与中国大陆进行毫无胜算的“统独大战”,相反,她应该设法引领民进党打开中国大陆之门,才有可能成功实现“翻转”。她在同一书中说:“什么事情都不能不考虑代价,而且这个代价是不是能够负担得起。”(张瀞文, 《蔡英文-从谈判桌到总统府》,城邦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商业周刊,2015年11月初版,页18)在她自己的著作《英派-点亮台湾的这一里路》中说:“如果政治不能使人民的生活获得改善,那从政又有什么用?”(蔡英文,《英派-点亮台湾的这一里路》,圆神出版社有限公司,2015年10月,页31)我们宁可相信她是真的体会到广大基层民众的苦难,了解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才是执政党的奋斗目标,果真如此,这也可以说是巩固和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新的机遇。 蔡英文选前向美国人承诺:“只有一个稳定的台海局面,才能让我们在未来的四年或八年当中,有足够的能量和时间去壮大台湾,去充实民生、创新经济、建立公义。”(蔡英文,《英派-点亮台湾的这一里路》,圆神出版社有限公司,2015年10月,页195) 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相信,我们注意到她“赴美面试”以来对中国大陆的称呼确实开始改变了,她已开始小心翼翼地称呼海峡对岸为中国大陆,基本上做到不在这些言语上刺激中国大陆民众敏感的神经。这种表现对于多年浸淫于民进党“去中国化”大染缸的她来说应该是相当不容易的。真正的善意是不需要刻意的。我们希望在蔡英文的带动下,民进党内的政治文化开始调整和改变,民进党人要更多地以同理心感受大陆民众的情感,不再轻易地用自外于中国的话语刺激中国大陆民众。当然,我们也期待大陆民众越来越多地用同理心理解台湾同胞的喜怒哀乐。共民和谐关系的建构尽管不容易,但我们不应放弃,因为一个和平稳定的两岸关系对于两岸人民是最高利益,国民党也不应把自己的利益建立在共民冲突的基础上。我们高兴地看到,国民党“立委”许淑桦公开表示:“国民党立场很清楚,如果蔡不承认九二共识,蔡跟北京找到属于自己的共识,只要对两岸的和平和经济成长有帮助,国民党一定接受”。( http://www.CRNTT.com 2016-06-28 00:41:47)希望这样的认识是国民党的主流意见,如果国民党的朋友们是从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大局的角度看待民进党的转型,他们也会真心欢迎共民关系的破冰。 今天的中国大陆也已有更强大的定力和更坚定的自信心处理好两岸关系问题,如习近平所宣示的,大陆不会因台湾政局改变而改变两岸关系大政方针。国共双方8年来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打下的经济、社会、文化和思想基础不可轻言放弃,也放弃不了。笔者相信,只要双方要足够的耐心、智慧和情商,共民之间一定可以就两岸关系同属一个国家的深刻意涵问题找到共同的表述方式,无论是叫“九二共识”还是其他什么词汇,对于民进党人来说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事实上他们已绕着圈子把海峡两岸在法理上同属一个国家的意涵以拆零的方式模糊地表达出来了,只是由于这样的表达太过抽象模糊,予人留有“后门”,说变就变的不确定性。简单说,民进党当局在两岸关系政治定位问题上就差概括出一个明确的、可操作的政治词汇。我们期待民进党直接承认“九二共识”,或者与大陆之间尽快形成新的“法理一国”共识,为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以造福两岸人民。

台湾政党再轮替对两岸关系的影响

    • 成果时间 2016-09-01
    • 作者 刘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