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 “高等学校创新能力提升计划”(2011计划)

认贼作父 卖台自贱——李登辉媚日言论批判

发表时间:2015-12-16

新华网北京8月23日电 题:认贼作父 卖台自贱——李登辉媚日言论批判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黄嘉树   臭名昭著的“台独旗手”李登辉近日又跳出来表演了。根据日本李登辉之友会的官网介绍,李亲自撰写了一篇名为《台日新合作的曙光け》的文章,投书日本月刊《Voice》9月号。在这篇文章中,李登辉表示,二战时期台湾和日本是“同一个国家”,“台湾人”其实是为日本“祖国”而战,所以没有台湾抗日的事实;李登辉还说,他哥哥为“护国”战死在马尼拉,现在被奉祀在靖国神社,这才是历史事实。为了表示对“日本祖国”的忠心,李登辉说台湾的慰安妇问题已经解决,无须重提。他认为,马英九纪念抗日胜利是为了“刁难”日本、“讨好中国”,因此日本驻台交流协会代表沼田干夫拒绝出席马英九所主持的对日抗战胜利70年纪念会是“理所当然的”。   心理学将一种疾病命名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称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症,是指犯罪行为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主动协助加害人的一种心理疾患。李登辉作为台湾民众的一分子,本应是日本殖民统治的受害者,但他却认贼作父,自称“二十二岁以前一直是日本人”,虽然对外用“李登辉”的中文名字,内心深处却一直固守着“岩里政男”的日本身份,一直视日本为“祖国”,甚至公开说“钓鱼岛是日本的”;将这些与此番李的媚日言论合并观察,可知李是一位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而且病得不轻!   至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起因,心理学认为至少要具备四个条件:(1)被害者相信生命正受到威胁;(2)被害者感到无路可逃,只能服从施害者;(3)施害者会给被害者施以小恩小惠;(4)被害者的信息来源和思想被控制,或曰被“洗脑”。   以李登辉的个案论:在李出生时(1923年1月),日本殖民统治台湾已二十八年,其间以残暴手段镇压了数十次台湾义民的武力反抗;有资料显示,仅在日本据台的前二十年,就杀害台湾同胞达四十万之多(当时台湾总人口不到五百万),在此基础上做到了前述四个条件中的前两项,即让台湾多数民众普遍感受到生命受威胁和“无路可逃”的困境。从李出生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是年李22岁),李在最重要的成长过程中一直受到两件事的深刻影响,而这两件事恰恰补足了另外两项条件,使李终生成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患者。   一是李的父亲当上了警察,虽然只是小吏,却也让李家多少能尝到些“管治者”的滋味,甚至有了点“做主子”的虚幻感;后来李成了赴日留学生,更让他有了“高等台人”的优越感;总之李家是捞到了日本“小恩小惠”的甜头。第二件事就是在李14岁那年,日本在台推行“皇民化运动”,从那时到1945年,李饱受八年“皇民化”教育,满脑子都是日本人灌输的偏见,其要点有三:一是鄙视中华民族,认为中国人是落后、野蛮、自私、不讲卫生的“清国奴”;李登辉直到晚年仍认为中国应当分裂成七块,并不断散布“中国崩溃论”,其根源即在此。二是仰慕日本和日本文化,李登辉至今仍认为日本的京都是人类文化的极致。三是当台湾的利益与日本的利益冲突时,要自觉意识到自己是“皇民”,要先维护日本“祖国”的利益。所以在钓鱼岛、慰安妇等问题上,李登辉都帮日本发声;在各国纷纷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今天,李登辉却在忧虑日本“被刁难”;这其实都是因为当年被灌输的第三点偏见在作祟。   本来,如果李登辉只是个普通人,那么他的那些言论只要当成是个心理病患的胡言乱语即可,何必认真?然而李登辉又偏偏不是个普通人,他做过台湾当局领导人,现在又被视为台独的“带头大哥”,其言论不仅影响国际社会的观瞻,更影响到台湾民间的价值取向,台湾那些“反课纲微调”的高中生,连“殖民”的字眼都接受不了,不就是受到李登辉的皇民史观影响吗?更何况李挑选此时发表媚日文章,其主旨不仅在于发抒对日本“祖国”的痴心,更在于要“力挺”某位候选人,这就直接涉及到台湾民众的现实政治选择,让我们必须对其“胡言乱语”予以批驳。   认真剖析李的心理独白,对于世人更深刻地认识“台独”也是有助益的。毕竟李登辉是“台独”的领军人物,他的心理特质,其实也是相当一批“台独”人士的心理特质。   “台独”不是总标榜他们“最爱台湾”,并总给别人扣“卖台”的大帽子吗?但李登辉怎么做的?对简大狮、罗福星、莫纳·鲁道等台湾先烈以武力抗击日本殖民统治的事迹,对数十万台湾同胞的牺牲,对蒋渭水、林献堂等台湾先贤以非暴力方式同日本殖民当局的抗争,他仅仅以一句“没有台湾抗日的事实”就统统否定,这是爱台湾吗?对于台湾慰安妇的苦难和羞辱,他轻描淡写地来一句“已经解决,无需再提”就撇到一边,这是爱台湾吗?他说“钓鱼台是日本的”,这是爱台湾吗?不!凡此种种,非但谈不上“爱台湾”,根本就是“卖台湾”!!   “台独”不是总标榜他们“要尊严”,“要独立”,要“出头天”吗?但李登辉怎么做的?尽管日本人从来没有将这位岩里政男先生视为“本国人”,即使在他22岁以前,也只是个受歧视的“二等国民”而已,但他却直到今天仍自作多情地向日本人表白曾“为祖国而战”,这算“要尊严”吗?当前日本社会的主流意见都承认对朝鲜、中国(包括台湾)的侵略行为,甚至现任日本首相安倍在其关于二战结束七十周年的谈话中尽管不情愿,也在各方压力下,以“历代内阁所表明的”这种间接方式提及了“侵略”、“殖民统治”、“反省”和“道歉”等四个关键词,并且把台湾也列入到道歉的对象之中,但以李登辉为首的台湾部分“遗老”却致力为日本殖民统治辩护开脱,这算“独立自主”吗?不!凡此种种,与“自尊自主”毫不相关,是不折不扣的自侮自贱!!   正是因为李登辉的言论实在太露骨、太出格了,他现在成了民进党的“尴尬”和“包袱”,支持他等于暴露自己同他一样媚日卖台、自侮自贱,哪个敢把这屎盆子往自己脑袋上扣?反对他呢,毕竟是咱们的“带头大哥”,谁又真心情愿?更何况这位“大哥”在同一篇文章中,还赞扬了当年由他栽培提出“两国论”的那位候选人,“是个理性、不会用浮夸词藻的才女”,还表示他将全力为这个“才女”辅选,并力挺其“维持现状”说;李还以“当事者”的身份,出面否定“九二共识”的存在;民进党同李有这么多的共同点,又怎舍得对李下手?   于是,绿营上下对李登辉的媚日言论全无评论。那位获李力挺的“才女”在媒体的追问下,做了一个令人费解的表态。她说:台湾社会在今天还有很多不同的历史记忆,对历史也有不同的诠释,李登辉的言论是要表达他个人的历史经验和诠释,“我们应抱持相互包容的态度,让社会可以团结,让民主可以更壮大”。这样的表态其实是用委婉的方式为李开脱。须知李登辉的言论,涉及的是一个价值选择的大是大非问题,不能以“个人历史经验”模糊带过;这也与是否有相互包容的民主态度无关,再民主的国家如英美,也会严厉批判为法西斯殖民制度唱赞歌的言论,也会鄙夷而非包容那些数典忘祖、认贼作父的小人。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如果某些人真像他们宣称的那样“爱台湾”,那样“求自主”、“要自尊”,那就必须旗帜鲜明地批判李登辉!反之,在李登辉如此露骨地大放厥词之后,非但不敢批李,还要苦心为其寻求开脱之道,那就只能证明这些人同李登辉一样,所谓“为台湾打拼”全是玩假的,卖台湾、祸台湾才是真!!

认贼作父 卖台自贱——李登辉媚日言论批判

    • 成果时间 2015-08-23
    • 作者 黄嘉树,独撰